51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1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23:09:4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能否请您从这条线索开始,给我们讲讲中国黄金“从跟随到超越”的故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中国怎么样把存量黄金做大,做大的战略目标是多少,才能够和我们人民币国际化的支撑力相适应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作为一个商业机构来说,它的规模发展一定是第一位的,因为这决定了它生存的市场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问题是,中国人民银行不可能把具体的黄金储备换成流动性,但成立专业的国家黄金银行可以。如果我们就能够把这个想法落实下去,我们的人民币国际化就会多一个具体的抓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实际上,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,每一次黄金的大牛市,都与美元霸权基础的动摇有相当大程度的相关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黄金期货合约是具有最大流动性的黄金衍生品,可以形成大规模使用美元的市场,所以大力发展黄金期货市场符合美国国家战略的需要,美国虽然是全球主要黄金生产国,但没有成规模的实金交易市场,其实金交易主要是利用国际黄金市场完成的。所以我们如果从国际政治的角度看美国黄金市场,它也是有顶层设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刘山恩在书中是这样论述的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山恩:对,说到金融为实体服务,我就提了一个观点,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需要进行第三次分层,为完成这一目标而需要建立国家黄金银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现在还没有控制全世界黄金物流的能力,一定要有国家黄金银行的出现,才能有能力把全球的黄金实物吸引过来。我再举个例子,前几年我们黄金实物借贷发展很快,因为我们的借贷规模必须与货币政策匹配,有配额控制,而黄金由于有金融属性,所以黄金借贷如果不受监管的话,就成了货币监管体系的一个漏洞,如果任由其发展的话,这个口子越开越大以后就不好管了。但是如果我们有国家黄金银行的话,就能够正规发展这一块业务,然后跟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相协调。虽然说我们这一块还没有完全准备好,但是不妨碍我们准备多少做多少,甚至我们部分的人民币发行和黄金挂钩,比如10%,那也是非常有战略威慑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说我提出的黄金市场第三次分层,推进国家黄金银行,那么可以预见,我们现有的三大黄金市场,就是上海黄金交易所,上海期货交易所,以及商业银行柜台交易,都会给出一定的阻力,因为可能会分流他们的市场,而我的建议是从国家立场上出发的,但是如果能够把中国黄金市场整个盘子做大,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吸引的资金提高,那对现的黄金市场、商业机构也是有好处的。